分享到
        
 

一个男人和他的城市雕塑

文章来源:MING《明》杂志 | 发布时间:2012-5-3 17:21:00


撰文:傅之庭  摄影:张铁钧

这是一个在宁波打拼了十几年的山东男人,雕塑是他的职业。
6年前,他用传统的手工工艺,制作了一尊名为“海王星之王”的青铜雕塑。而今,这尊青铜雕塑成为美国弗吉尼亚州海滩市的城市标志性建筑。而他和他的“海王星”也被载入弗吉尼亚海滩市的“无限大事记”(相当于地方志)。
“海王星”剪彩的那天,还以他的名字命名为“雕塑家张聪日”。
 张聪是谁,为什么雕塑任务会交到他手上?弗吉尼亚海滩市又为何给他如此高的赞誉与肯定呢?


“接手雕塑项目纯属偶然”

事情还得从2004年说起。
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弗吉尼亚州海滩市,当时筹备着该市的海王星节(其重要程度相当于宁波的服装节),而海王星节最重要的标志———一尊名为“海王星之王”的青铜雕塑,却还没有着落。
“海王星之王”的设计稿出自享誉全球的弗吉尼亚雕塑大师Paul Dipasquale之手。勇猛慈爱的海神是弗吉尼亚海滩市市民敬奉的神灵,而Paul以此为原型设计出了“海王星之王”。Paul对“海王星之王”倾注了很多心血,所以在雕塑的制作上,各项指标、细节的要求都极其苛刻。更为重要的是,这座青铜雕塑要求高达约7.5米,重达12.5吨,人物动作幅度大,制作的难度高。以至于设计稿出来之后,很久都找不到公司制作。

事情终于在是年7月份有了转机,位于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内的长青工艺品有限公司接下了这个“烫手山芋”。长青工艺品的母公司是美国常青实业集团,常青的工艺品在美国有良好的口碑,公司的上层又与美国政府关系良好。出于信任,这个重担压到了长青公司。
设计草图到了宁波之后,对长青公司也是一大考验。这样庞大的青铜雕塑以前没做过,毫无经验;更何况,公司目前缺少这方面的人才。
一次偶然的机会,长青公司的一位负责人想到了张聪———公司的兼职设计师。张聪在宁波做了十几年的雕塑。在此之前,张聪做过梁祝公园的“化蝶”雕塑,月湖公园的“卖油郎”,石浦天一店、东方明珠大酒店的室内装饰等。但,像海王星这样庞大的青铜雕塑,他也是第一次遇到。
“当时,看到这个设计稿时,就有一种本能的冲动,就好像记者遇到重大的新闻线索一样。所以,看完草图后,我就做了个1.8米的泥塑中样。”三十出头的张聪,还有着孩子般灿烂的笑容。
“当长青把1.8米的泥塑中样发到美国,设计师Paul感到非常满意。长青就把这个项目全权交到我手上了,这样彻底的信任,让我受宠若惊。”

“像个疯子一下,唯一的信念就是完成它”

“刚开始,也没有想很多,更多地是出于一种职业本能。但真要操作起来,就发现困难是如此之多、之巨大,为了为了海王星,把自己搭进去了。”张聪说,那段时间,他像个疯子一样,惟一的信念就是要把项目圆满完成。
或许,如此强烈的激情,一个人一生中可能真的只有一次。
制作海王星的困难与艰辛,是在一道道工序中逐步显露出来的,让人防不胜防。
做青铜雕塑的第一步就是做一个同等大小比例、同等精细要求的泥塑。“因为有做中样的基础,一个多月后,泥塑就做成了。”但让张聪想不到的是,这个7米多高的泥塑并没有得到Paul的认同。
从海王的动作幅度、到眼神表情,张聪和Paul在认识上出现了偏差。张聪心里的海王,更多的是一种王者之气,而Paul要求更多地表现海王的仁爱、深邃。这位年过五十的设计大师有着西方人惯有的率真和严谨,他要坚持的,丝毫不会让步。由于很多专业术语翻译不会表达,Paul和张聪就凭着肢体语言和画图示意,表达着彼此的想法。最后,张聪听从了Paul的意见。
 
“把一座2层楼高的雕塑砸掉重来,是需要勇气的”
 
在没日没夜苦干一个多月后,张聪又一次完成了泥塑。在这期间,光海王的右臂就改动了17次,左臂改动了6次。这时,时间已经到了2004年9月,离规定的日期还剩3个月。
“那时,是我精神压力最大的一段日子,现在回想起来都害怕。越改到最后,心里越没底。而那时Paul的签证也快要到期了。”Paul临走前,张聪发现雕像还有个问题,但是Paul没有看出来。
原来,经过多次改动后,雕像的整体协调性已经遭到破坏。“海王是以真人模特为原型的,他所有的动作、表情、肌肉运动,甚至手上突起的一根根青筋都要求是科学的,真实的。但由于局部改动次数太多,在脖子与头部的连接上,角度出现了细微的偏差。”
“其实,这种偏差很少有人能看得出来。我不说,或许就没人会发现。我想改,却缺少这样的勇气。因为那意味着要再一次返工。我的精神、体力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。而且时间也确实所剩不多了,再次返工,很有可能没法交货。”
推还是不推?就像是下意识的本能,张聪把泥塑推倒了。
  
从接手项目到完成雕塑,整整大半年时间里,张聪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,除了雕塑,脑子里再没其他。“冬天,空旷的车间非常冷。有时冷得不行,就喝几口白酒。有时困到极点,就和衣在水泥地上趟一会。那是一种,把自己逼到绝境的状态。全身心地深陷,人瘦得自己看到都害怕。”那几个月,张聪和他手下的40个工作人员天天住在工厂,夜以继日地工作。
“这段日子,幸亏有长青在背后支持。时常把Paul的意见传达给我,但又非常尊重我的创作,从不强加压力。这样宽松的创作环境,在国内的企业中非常少见。”
泥塑完成之后,还有三道工序的模型制作。分别是在泥塑造型的基础上做石膏模型的翻制,蜡型制造和砂型制造。从泥塑到砂型,每道工序都会有误差。但张聪必须把这种误差降到最低。“每道工序的计算非常重要,否则模型会合不起来。”
  
“经费透支,只能用最原始的工艺”

“本来想把最后一道工序———青铜铸造委托给别家公司做的。但由于前期工程时间拖得太长,花费太大。已无法承受别人的报价。万般无奈之下,就想要不自己动手铸造吧。而长青公司再一次信任了我。”据悉,在国内,有能力铸造如此庞大的青铜器雕像的公司寥寥无几。
“之前根本就没有铸造过那么大的青铜器。一切都是凭感觉在做事,缺少经费,我只能用最原始的工艺———失蜡浇铸完成它。”于是,张聪开始奔走于各种建材市场、机电设备市场。买耐火砖、干锅,搭建锅炉;天然气、烟囱、锅炉、行车,组建最原始的铸铜“生产线”。
由于“海王星之王”的庞大,张聪采用了分段浇铸。每次3吨铜水,在30秒内浇下去成型。“那时,原定的经费已经耗尽。所以,每次浇铸都非常谨慎。万一不成功,这代价就太大了。”但在浇铸胸腹段的时候,还是出了错,工艺上没有达到要求。
“那段时间,每出一个差错,对我来说,都是晴天霹雳。无论是精神上、体力上,还是经费上,都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。”回想起那段“黑白不分”的日子,张聪几度说到后怕。
“现在想来,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”张聪说,当Paul第二次来中国的时候,随身带了一个国外青铜器铸造方面的专家。这位专家看了那套原始的铸铜“生产线”后,连呼“神奇”。他觉得很难相信,这么一件高要求、高难度的青铜雕塑,从泥塑、石膏模型、蜡型、砂型,到浇铸,全部用纯手工、纯人力完成。但摆在专家眼前的事实,让他信服中国真的有这样聪慧的能工巧匠,在缺少条件的情况下,他们依然可以用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完成它。
“铸造青铜器的工艺,我们祖先在2000多年前就已经很成熟了。而我最后能把海王星之王完成,跟我手下40个工作人员的共同努力是分不开的。”被张聪一再提起的40个兄弟,都是来自农村的民间手艺人。“这些人平时都是在家接一些铸铜煅铁的活,他们身上有祖祖辈辈代代相传的铸铜经验,非常宝贵。如果没有他们,我是完成不了海王星的。”
 
 
后记:
 
采访张聪,是在2006年。
那时,他刚从“海王星”项目中,缓过一口气。2年的时间,让他把自己和他来宁波几年的积蓄,全部搭了进去。
我问他,值吗?他想都没想,告诉我:值。
他说,他不是一个商人。从商,是想更好地去做他喜欢的雕塑。每个做雕塑的艺术家,都希望有作品。而他这辈子,究竟能遇见几个“海王星”,他不知道,遇见了,就要尽力。
那晚采访,张聪的脸上,有落寞。而眼神,却清澈见人。
时隔五年,我又遇到张聪。
这几年,他发展得很是不错,接连拿下江西、山东等地的几个大项目,美国那边人物雕塑项目也越来越多,很多名人通过长青公司找他做雕塑。
我问他,赚钱的感觉好吗?
他回答说:这几年,只不过让他明白,张聪也是能赚钱的。但赚钱,并不快乐。真正的快乐,还是在太阳底下,玩他的泥巴。

在佛吉亚海滩市,张聪和Paul与雕塑“海王星之王”合影

这些雕塑仿若这个城里的老人,日复一日,静静地细数着风景
 
 
 
 
卖油郎、磨刀郎、小货郎,旧时代里的城市过客,张聪说,他也是宁波的过客,偶尔经过月湖看见这些雕像,仿若见了老友
  品牌整合规划
  VI视觉形象设计
  创意广告设计
  形象画册设计
  标识导向设计
  品牌网站设计
  企业内刊设计
  产品包装设计
  营销活动策划
  商业空间设计
 

宁波红色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:宁波市环城西路南段158弄39号(丽园尚都B座311-315)
E-mail:hongseyuan@126.com 电话:0574-87110128 FAX:0574-87132448 Http://www.nbhsy.com
Copyright© 2001-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: 浙ICP备07023769号